八月盛开的茉莉


  我叫茉莉,他说这是个很清新脱俗的名字。

  我告诉他:我的姐姐叫桃花,我的妹妹叫翠兰,其实没有什么俗不俗的,只是一朵花,一个名字而已。刚好,我叫茉莉,就像刚好,我遇到了你一样。
  我出生在八月,八月八日。他说农历的八月初八是一个叫「八仙诞」的日子,我不懂,也无意去懂,同样的,我只是刚好在这天出生而已,而且,我过公历.
  他说:我喜欢这个日子,因为这一天有一朵茉莉盛开,然后,这朵茉莉被我遇见。

  我说:肉麻死了,恶心。

  他说:你知道吗?你不像茉莉,你像玫瑰,带刺的玫瑰。

  我问:那你喜欢茉莉还是玫瑰?

  他说:茉莉也好,玫瑰也好,我只喜欢你。

  我说:别对我说这些花言巧语,别把我当作那些喜欢你的花痴女生一样。
  这些话,是我们隔着一条马路对对方说的。那天的我们,像足了一对白痴。
  我没有告诉他,最后一句话,是我这辈子说过的最混账的一句话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八月到了。

  我不是那种会在这样的日子写下「八月来了,请对我好一点」这样的话的女生,但是八月对我来说是很值得期待的时光。暑假、生日,等等等等……

  我喜欢发呆,无论是在课堂上,还是在课间休息。只要坐在这里,看到窗外洒进来的阳光在我的桌面上铺下一片暖色,我的心就会不由自主地沉静下来,什么也不想,什么也不理,就只是呆呆地坐着。

  除了睡觉,你大概也只有这种时候能安静下来。

  路过的孟轩在我的桌子上敲了一下,然后伸手想抚摸我的头发,我躲开了。
  发呆的习惯从校园带到公司,不知不觉已经十年时光。十年,伸向我的手已经不一样。

  嘿嘿。

  孟轩讪笑,尴尬地缩回手,邀请我去吃午餐。

  不去。

  我心情不好。其实我每次发呆的时候心情都不好,可是我戒不掉这个习惯.
  哦。

  被拒绝已习以为常,他耸肩,转身。

  我低头,看桌上的阳光在他的身影离开后重新绽放出来。

  那天,也是这样的一个身影。只是,这次我没有抬起头.

  如果没有遇见,多好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刚刚那个男生是谁啊?

  第一次,有人靠在窗户上遮住了我的阳光,我却没有敲玻璃让他走开,只是呆呆地盯着他的侧脸,看着他与人谈笑风生的样子。

  我的表情很安静,可是心跳很激烈。

  上课铃声响起,他挥手与对面依依不舍的女生告别,撤离了我的窗子,然后,我问同桌:

  刚刚那个男生是谁啊?

  他?隔壁班的,秦宇哲,花花公子一个,你可别去招他。

  同桌也是男生,可是既不高大,也不帅气,语气很不屑。

  从那天起,我每个课间都会去卫生间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我的名字是茉莉,可是他们都说我不像茉莉,像辣椒。所以我的绰号是一个很俗气的小辣椒。

  我承认我的个性很别扭,可是我并不觉得自尊心过强是什么缺点.

  也许唯一的缺点,就是我不敢去主动和他说话。

  有人说,秦宇哲追一个女生最多只要三天。

  也有人说,茉莉是全年级最难追的女生。

  所以,就算我每天故作姿态地从他身边经过那么多次,我也没有勇气让别人知道,他降服我,只用了抬头看一眼的时间.

  於是,我被人当作尿频足足两年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今天的阳光很好,八月的阳光都很好。

  我已经没了暑假,却依旧在发呆。

  孟轩又走到了我的身边,不死心地请我去看电影。

  他手里拿着两张《泰坦尼克号》的票。

  十二年前,这部电影第一次上映的时候,我因为未成年而被拒之门外。这期间虽然已经在网络上看过,但是它对我的吸引力,有增无减.

  今天是你的生日吧?别死气沉沉的,就只是看场电影而已,没别的意思。
  好吧。

  也许是因为我懒得自己再买票,也许是因为我不想回到家里呆坐着一遍一遍地回忆那个男生,我答应了孟轩的邀请。

  你知道吗?你的名字不应该是茉莉,你应该叫玫瑰,就像Rose一样,一朵带刺的玫瑰。

  哦。

  曾经,他也跟我说过类似的话。

  电影结束,我哭得肝肠寸断。孟轩把我揽在他的肩膀上,我挣扎,没有挣脱。
  去我家吧。

  他对我说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也许八月是我的发情期。在电梯里,我就激烈地和孟轩拥吻在了一起。我撕扯他的衣服,等到他门口,我们已经半裸。

  想不到你在这方面这么的热情。

  他调侃我,然后将我腾空抱起。

  我的衣服很容易脱,顷刻间就一丝不挂。他吻我,一寸一寸,我感觉到了潮湿,下体的,眼角的。

  我翻身,将他压在身下。

  哦……茉莉,你真是尤物……

  我的嘴容纳了他的阳具,他满足喟叹.

  有那么舒服吗?我不知道。

  有些东西,其实留着也没有意义.

  他再次翻身,分开我的双腿。

  我要进去了。

  嗯。

  我痛呼出声,终於不必再忍着眼泪.

  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是第一次。

  没关系。

  我知道是我刚刚表现得太过淫荡,怪不得他。

  而且,不管温柔还是粗暴,该痛的,总是会痛的。

  孟轩要了我三次,每一次高潮,我都趴在他怀里大哭。

  他说:从来没见过你这么敏感的女生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你啊,疼的话就哭出来呗.

  关你什么事!

  我的脚踝肿的老高,但依旧在嘴硬。

  唉,拿你没办法,来,我背你。

  走开!

  我等了两年,终於等到他注意我,可是,知道这件事,却不是从他口中。
  你啊,就只能再当三天处女了。我听说秦宇哲要追你呢!

  那天,我的同桌跟我说.

  恋爱,一定要和那种事绑在一起说吗?

  嘿,茉莉是吧?你好,我叫秦宇哲。

  果然,他在我经过的时候叫住了我。

  嗯,你好。

  我幻想了无数次我们第一次说话的场景,真到了眼前,我依旧不知如何应对。
  你啊,喜欢我很久了吧?

  嗯……嗯?

  从来没见过他这么不要脸的男生,第一次说话,就说破了我的心事。

  呵呵,你每次经过我身边的时候都会拨一下头发,女生会无缘无故拨头发就说明她心里很紧张哦!

  关……关你什么事?我只是刘海太长而已!别臭美了!

  是吗?

  他耸耸肩不以为然,上课铃响起,救我一命。

  回到教室,同桌指着墙上的挂钟对我说:七十二个小时,我帮你算着。
  去死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喂,你!如果你不是一直都注意我,怎么会知道我每次都拨头发的?

  我终於想到了反驳他的言辞,气势汹汹,兴师问罪。

  对啊,我是一直注意你,因为我也喜欢你好久了啊。

  他仍是不经意地耸肩,一句话,再把我将死。

  窗子里面,同桌指了指墙上的挂钟,才过去四十五分钟而已。

  哼!

  我又败一阵,转身就走。

  然后,扭伤了脚踝。

  没事吧?

  走开!

  都疼出汗了,要不要去医务室?

  我自己会去,不要你管。

  你啊,疼的话就哭出来呗.

  关你什么事?

  唉,拿你没办法,来,我背你。

  走开!

  然后,我还是被他背了起来,一路上狂踢乱叫,引人注目。

  这下,全校都知道了秦宇哲和小辣椒的战争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我一直都想跟你说,茉莉这名字很好听呢,清晰脱俗。

  切,我姐叫桃花,我妹叫翠兰,这有什么俗不俗的?还不就是拿花名当名字?只不过我刚好叫茉莉,就好像我刚好遇见你这个瘟神一样。

  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女生诶,跟人吵嘴先自黑的。

  关你什么事?

  医务室里,我用跟他吵架来压抑自己的疼痛。

  说真的,你是不是喜欢我?

  混蛋,干嘛在这种时候提起这种我没胆承认的事?

  好啦,我承认是有偷偷看你,但是那是因为你爸妈给你生了一张好看的脸,我又不了解你,凭什么说喜欢?大家很熟吗?

  嘿,你吵架的时候,除了会自黑,还会夸对方啊。

  走开啦!

  大家很熟吗?其实,两年的时间,偷偷看着你,已经觉得很熟悉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宝贝,今天别上班了吧,我帮你请假。

  孟轩抚摸着我的头发,另一只手却牵引着我的,覆盖了他的下体.

  你说,Jack死了,Rose却嫁给了别的男人,过上那么幸福的生活,这是背叛吗?

  唔……我只能说,如果Jack没有死,那么他们两个的爱情也未必能够天长地久。有时候,就是这种残缺的遗憾才能成就伟大。但是,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说,我觉得这是背叛。

  哦。

  我起身,穿衣。

  你干什么去?

  上班。

  傻丫头,不是让你别去了吗?就算以后都不上班也没关系,我养你。

  孟轩,别误会。就像你说的,大家只是打个炮而已,没别的意思。

  我丢下这句话,出门,蹲在电梯里痛哭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我没有让秦宇哲在三天内得逞,直到暑假也没有。

  真是没见过你这种女生啊,明明喜欢他喜欢的要死,不知道你在坚持什么.
  你……你在胡说什么?

  为什么?明明守护在心里的小小秘密,却连这傻呆呆的同桌也能一语道破。
  嘿,你问我他是谁的那天,要是窗户上没有玻璃,你的脑袋就要伸出去了,你没看见他对面那女生都想用目光杀了你吗?

  我……我哪有?应该……没有吧……

  切,随便你,反正不关我的事。只是可怜某些人一个暑假都见不到男神,要单相思啰!

  暑假……生日……看不到秦宇哲……

  第一次,觉得八月好讨厌…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上班,孟轩在我半小时后到达. 他走到我桌前,我转头,不理睬他。
  需要这样吗?

  他苦笑。

  我以为不需要的,可是,有些人就是盘踞在那里不肯走。

  需要吗?

  对不起。

  我把道歉吞进肚子里,对他说:走开,你挡我光了。

  啪!

  他把一盒避孕药扔在我桌子上。

  昨天晚上忘了戴套,记得吃,别怀孕。

  所有人都在看我们,他转身扬长而去。我忽然懂得,那时候我所坚持的无谓的自尊其实就和他现在一样。不经意间,就失去很多。

  谢谢.

  我对他的背影说,然后去接了杯温水。

  后来,公司里所有人都知道我为一场电影就能献出处女之身,还知道我第一次就愿意为男人口交,还知道我被干爽了就会大哭,停都停不下来。

  没关系,反正秦宇哲不会知道。

  他不会知道我背叛了他。

  八月,漫无止尽的八月,茉莉绽放过又枯萎的八月…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单相思真的很可怕。

  没有认识他的时候还好,认识了以后,见不到,真的很难熬。

  可惜我连他的电话号码都没有。

  大家真的没有那么熟。

  我赖在床上,什么也打不起精神,像一朵奄奄一息的茉莉。

  你啊,再躺下去就发霉了,去给我打酱油去!

  妈,今天我生日诶,你能不指挥我干活吗?

  生日?生日有什么了不起的?别忘了十六年前的今天是我生的你,我费那么大的劲把你生出来,还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喂大,让你打个酱油怎么了?

  你等等!你刚说这十六年你都喂我吃了什么?

  家有恶母,我还是不甘不愿地穿上了衣服,踢啦着拖鞋,蓬头垢面地出了门.

  嘿,茉莉!我还以为你今天不出来了呢!

  马路对面,秦宇哲笑成了一道阳光。

  我想笑,想哭,想回家把头发梳整齐,想换身漂亮的衣服,一时间想做的太多,最后,呆在原地。

  干嘛?过暑假把你过傻啦?

  他向我大喊,我咬着牙不敢出声,把酱油瓶子藏在身后。

  你来干嘛?

  总算把泪水吞回肚子,我对他吼,很凶恶,很……激动……

  我来找你啊!

  找我干嘛?

  找你,告诉你我喜欢你,真的喜欢你,从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你,喜欢你很久了!

  混蛋,这个混蛋,叫这么大声,不怕我妈在楼上听见吗?

  可是,我好高兴,心里真的好高兴.

  一起去玩吧!

  不去!我要打酱油呢!

  我想答应他,可是我看到楼上的老妈推开了窗子。

  过生日还要干活,你家人是周扒皮啊?

  这白痴,真是不知死活。

  生日怎么了?我又不喜欢过生日!

  很喜欢,这个生日我真的很喜欢,妈,你赶紧去做饭吧……

  可是我喜欢这个日子,因为这一天有一朵茉莉盛开,然后,这朵茉莉被我遇见了。

  肉麻死了,恶心!

  很喜欢,很喜欢听你说这样的话……

  你知道吗?你不像茉莉,你像玫瑰,带刺的玫瑰。就像这一朵一样!

  他从身后拿出一朵火红的玫瑰,红的像血,像我此刻的脸颊.

  那你喜欢茉莉还是玫瑰?

  老妈,这只是单纯的同学间关於对花朵喜好的探讨,你别误会……

  茉莉也好,玫瑰也好,我只喜欢你!

  白痴!白痴啊!喜欢我这种话不用说那么多遍啊!

  虽然,真的好喜欢听……

  别对我说这些花言巧语,别把我当作那些喜欢你的花痴女生一样。

  求求你别再说了,再说下去,恐怕我就只能转身对着楼上大喊:妈,对不起,你女儿今天要早恋啦!

  你啊,吵了这么多次,还是一样喜欢自黑的。不过,就算你是白痴,我也一样喜欢哦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秦宇哲,你知道吗?那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动人的告白。

  当你翻越栏杆走向我的时候,你知道我的心髒快要爆炸了吗?

  可是对不起,在你生命的最后听到的,却是我那么混账的一句话。

  如果可以重新回到那一天,我一定对你说:笨蛋,不要乱穿马路。

  可是,我更想对你说的是:我也喜欢你。

  我不知道我们谁喜欢谁更早一点,我偷偷地想过,也许你当初会选择靠在我的窗子上并不是为了跟那个女生聊天。

  我想跟你说每一次擦肩而过的时候,虽然你我都假装不经意,可是我能够感觉到你扫向我的目光,就像你能感觉到我撩动发丝时的紧张一样。

  可是,你这个笨蛋,为什么要让我等两年那么久?

  那时候的我们,真像两个白痴啊。

  可是,现在只剩下我一个白痴了。

  Jack对Rose说:你会活下去,会儿孙满堂。我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怎么做到的。

  可是,我想你,秦宇哲,我想你。

  看到茉莉的时候,看到玫瑰的时候,看到阳光的时候,看到马路上的车流的时候,甚至看到我家酱油瓶子的时候,我都会想起你。

  我妈说,她那天只是想看看那个男生长什么样。

  我真的很白痴对不对,为了这种好笑的理由,却一辈子也没机会告诉你我想对你说的话。

  我真的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啊。

  两年时间,每一次经过你的身边后,我的脑子里全是关於你和我的幻想。
  我知道我没有那么了解你,到现在我都没有你的电话号码,但是,当你叫住我,对我说你好的时候,那一切都不重要,一点都不重要了。

  我总是对你说不关你的事,可是那一天,那一秒,我才明白真的很关我的事。你的一切都关我的事,关我一辈子的事。

  可是,我没法告诉你了。

  如果你现在在天堂的话,如果你能看见我的话,你能接受我的道歉吗?
  请永远记得我,一朵曾在八月里为你盛开,又为你枯萎的茉莉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clt2014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